一艘“铁”帆船 ——记建新煤化机修厂电器维修班班长崔若凡

单位:建新煤化作者:段莉娜发布时间:2019-07-10 点击数:1217

在建新煤化机修厂的陈列架上,摆着这样一件工艺品——一艘扬帆远航的船,这艘船长约30公分,宽约20公分,高约27公分(带底座),包含底座、甲板、扬起的帆三部分,整只船有15块铜片,23根细铜棒和3根铁丝组成 ,而这些材料都是修开关剩下的废旧下脚料和包电缆做头时用剩下的铜片等。而这艘船的制作者正是该公司机修厂电器维修班班长崔若凡。他利用每天中午1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连续做了三天,完成了这件工艺品。

讲起学维修的过程,崔班长至今仍记忆犹新。上学的时候,自己学得是法律专业,毕业以后主要做的是销售、广告策划之类的工作。到了马村煤矿以后,先是跟着师傅学电焊,一年多就出师了。然后去学电器维修,有一次,自己把一个开关好不容易接好了,去向老师傅请教接得对不对,老师傅看都没看一眼就点头说对,自己满心欢喜地接通电源,结果开关爆了,把自己吓了一大跳,从此以后,自己下势自己学,被电打过、也被电焊刺过眼睛,功夫不负有心人,自己终于学会了电器维修。2011年,他响应澳门太阳集团的号召,来到该公司,做了机修厂电器维修班的班长。

在马村矿时,接触的都是最普通的120开关(井下用的防爆开关),而该公司用的都是带保护器的方形智能开关。面对以前连见都没见过的新开关,他再次走上了探索之路。学习的日子,他是摸索着前进,往往是自己打开开关的盖子,从里面找到厂家的联系电话,跟厂家联系,厂家通过QQ,把电子版的原理图、接线图发过来,自己先在办公室研究原理,研究完了之后再进行实践操作,整整三个月都没回过家。每天,中午别人吃饭,自己修开关;下午别人下班了,自己除了写东西,还是修开关,常常修到半夜两三点,直接就睡在办公室。就凭着一股劲,他把自己整整焐在机修厂半年没出过大门,才把所有的原理、线路弄懂。“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维修是一件奥妙无穷的事情,只要你钻进去了,就会发现它乐趣无穷!这也是自己为什么能在机修厂一待就是半年的原因。要知道自己是靠技术吃饭的,只有技术过硬才能让别人信服。”崔班长说。

崔班长修好的防爆开关

正是凭借这股儿劲,他练就了不凡的技术,成为了机修厂的技术大拿和多面手,他还把自己的技术毫无保留地教给了年轻人,等他们学好技术以后,再去服务其他区队。每一个分到自己班组的员工,他都亲自带,先学安全,再学技术。“三工转换”(三工:电器维修、机械加工、液压修理)“一专多能”是他对班组成员的要求,“严谨、务实、创新、团队”是他对班组的期望。他觉得年轻人要多吃苦、多干活,自己也常常身先士卒,干啥脏活、累活,都走在前面。这不,为了公司废旧回收再利用,大夏天,顶着中午40℃的高温,他领着员工在废铁堆里捡锚杆,捡回来以后,利用下班的时间再加工。

崔班长给工友们讲解维修技巧

走进崔班长的工作间,一半儿的地方都用来放置各式各样的开关,他对这些开关的名字、用途、生产厂家等都了如指掌;另外一半儿的一部分用来陈列各式各样的开关配件。这么多的开关,维修当然是件大事情,哪些需要“大修”,哪些需要“中修”,哪些需要返厂,他心里都有一本账。即使一个废旧配件,他都“计算”地清楚。“如果是外壳报废了,就把本体拆出来,给别的开关用,有的配件用不成了,就完全拆成零零碎碎的,只要不是主要部件烧损,打磨了就可以再使用。”一说到本行,崔班长就来劲了。以最少的成本达到最大的节支,想尽一切办法为公司省钱,这就是崔班长的“维修经”。

“虽然吃了很多苦,但是建新煤化公司依然是个很好的平台,让自己学了不少的东西。”崔班长感慨地说。提起当初为什么会做一条船,崔班长说:“希望自己的班组平平安安,一切顺利!”他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工作,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家庭和孩子,离开家的时候,孩子才3岁,转眼间已经12岁了,一个月30天,24天都给了公司,只有6、7天的时间陪家人和孩子,“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好好工作,多挣点儿钱,从经济上弥补感情上的不足吧!”他认真地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