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我 矿 山

单位:技校联合党委作者:党礼平发布时间:2019-03-15 点击数:1617

我生在矿山,长在矿山,对矿山有着深深的感情。因为这里有我的父母兄弟,也有我的亲朋故旧,不论我身处何地,也不论我走向何方,我都会牵挂着这片黑色的土地,我都会珍藏着在这里的经历和记忆。我深深地爱着它,爱着一座座生我养我成就我的矿山。

我出生在白水煤矿。那是一个有百年历史的老矿,集采、运、选、动力、机修、学校、医院等,甚至连公墓都俱全的综合性矿山。它曾经生产出来的抗战煤,有力的支援了大后方的生产。尤其是在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为国家作出了贡献。我知道,是这座矿山的存在,让我和我的家人生活衣食无忧,也带给我的童年无尽的欢乐。

记得我读书时,矿校设在矿东边的东头农业社。家里离学校很近,十几分钟就到了。我们住的解放路东后面是一片农田,如果从后地插斜过去顺着田间小道到学校,那就更近了,只需要几分钟时间。我在这里度过了从小学到高中的整个学生阶段。在学习文化知识的同时,耳熏目染的也对煤矿有了全面的了解,尤其是对矿工和矿工精神,有了最直接的感知。

小时候,我最盼望放假了。由于父母都是矿上的职工,要忙于工作,无暇照顾还是孩子的我们弟兄三个。于是我就被送到外婆家,被外婆和外爷照看。外婆家有几个和我差不多同龄的表兄弟,我们一起写作业,一起拔猪草,生活过得非常快活。以至于每一次收假都少不了为离别哭一鼻子。同时在心里也默默的等待着下一个假期的到来。我就是在这样的轮回中,在矿山一年一年渐渐的长大。

记忆中的矿山曾经辉煌过。那时能在矿山当工人是许多人的向往,当年的矿山待遇好,工资高,特别是七八十年代,矿山一片繁荣。在这里生活的人特别纯朴,善良。早在五十年代未,他们为了建设矿山,响应祖国号召,从各个地方来到这偏僻的矿山。奉献着青春,奉献着热血。小时候,常听父母说起初来矿山时的情景,那时的矿山一片荒凉,走几里路也难得碰到人家。有些工人家属,就租住在矿北边一个叫荒地的村子里。我小的时候,每逢母亲上夜班,都要半夜回家给我喂一次奶。听父亲说有一次送母亲回来给我喂奶时,走到院子大门口时,看到院子东头卧着一只狼。那种荒凉程度就可想而知了。那时矿区也没有一条像样的公路。大伙住的都是自建的柴房或者土窑洞,晚上睡觉还能听到野兽在嚎叫,条件十分艰苦。正因为有这些纯朴的人们为之奋斗,为之奉献,才有日后矿山的繁荣与昌盛。

我爱矿山,更爱矿山的人。我们家当时住在白水矿路东的一个大杂院里。16孔窑洞,住着16家人 ,大家和睦相处其乐融融。虽然生活中有着这样那样的磕磕绊绊,但大家的心始终是齐的。不论谁家,只要遇到事情,大家一呼百应,一起上手,那种感人的气氛是今天住单元楼的人永远感受不到的。在我的记忆里,我们那个大院子里,50年里没有发生过一起盗窃案,淳朴的风气可以略见一斑。

后来随着矿山资源的枯竭,尤其是小煤窑的破坏,许多矿山都不景气,纷纷倒闭,从小把我养育大的白水矿和南井头矿、朱家河矿也没逃此厄运。每每念及此事都很难过,因为我是矿山的儿子,对矿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我爱矿山的一草一木,我爱矿山的人们,虽然它已经老了,但在我心中它永远年轻,永远屹立不倒。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